您的位置 : 海棠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大魏小郎君
大魏小郎君

大魏小郎君 撒加 著

连载中 杨凌李安澜

更新时间:2022-06-28 10:53:40
小说主角是杨凌李安澜的书名叫《大魏小郎君》,本小说的作者是撒加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成穷书生,开局被女土匪抢走做压寨相公,带领山寨发家致富,参加科举成大魏首辅,女土匪:相公,你好棒!...
展开全部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2章

桃子一脸自豪的站在杨凌身后。

哼,这是我家姑爷!哼,以后我也是姑爷的贴心小棉袄!

李安澜嘴角轻轻上扬,露出自豪的笑容。

杨凌一脸从容,他费尽心思教寨子里的孩子读书识字就只是为了这些吗?

我的目标说出来能吓你们。

你们以为猜到了我的想法,可我已经在第九层。

“姑爷,是我们错了!”

张黑子主动承认错误。

“姑爷,我们错了,以后黑风寨谁要是敢对姑爷不尊敬,我老王大嘴巴子抽他!”

王麻子也有儿子,大儿子养废了,小儿子还可以抢救一下。

杨凌突然躬身朝李牛、王麻子、张黑子行礼,“杨凌是安澜的夫婿,就是诸位的后辈。

诸位叔伯说杨凌几句天经地义,杨凌怎敢生气?

我和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黑风寨越来越好!”

“姑爷高义啊!”

李牛感动的热泪盈眶,加上络腮胡子就是李逵哭丧了。

杨凌安抚好这些糟老头子,开始指挥人们挖煤、烧窑。

片刻后,煤烧着了。

围观的人们都看懵了,还真能烧?

把做好的陶器放进窑内,然后把煤放进去开始燃烧。

接着把窑口封死。

烧窑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必须时时刻刻盯着,万一出现意外满窑的陶器都废了。

杨凌也很紧张。

用碳烧和用煤烧完全不一样啊,比如通风……会不会把煤憋死了?

那种感觉十分难受,明知道煤烧出来的陶器肯定比碳烧出来的好,却又怕失败。

李牛、王麻子、张黑子三个人和杨凌一块守在窑前。

“这窑真烫!”

李牛没话找话。

“废话!都是火能不烫吗?”

张黑子不耐烦道。

他心里很矛盾,不想看李牛嘚瑟的样子,又希望山寨好起来。

杨凌没有吭声。

他比所有人都怕失败。

看了云州城的繁华,谁愿意留在黑风寨?

这可不是后世的田园生活,要什么没有什么。

我不是陶渊明,我不喜欢桃源,我喜欢让繁华的都市玷污我纯洁的心灵。

一个个紧张的不行。

直到夜色降临,李牛再三劝杨凌回去,杨凌才回家。

吃过晚饭,李安澜凑到杨凌身边,“相公,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杨凌反手搂住李安澜,“看惯了城里的繁华,就想让你过的更好,这是一个丈夫的责任。”

桃子刚端着水盆进屋,听到杨凌的话感觉浑身一激灵。

这话太感人了吧!

我受不了了!

这辈子我什么人都不要嫁,我就要给姑爷当暖床的丫头。

李安澜感动的热泪盈眶,却听到桃子的脚步声,只能忍下。

“相公,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

杨凌心中忍不住感叹,看看,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李安澜头钻进杨凌怀里,呢喃道:“相公,奴家身子不方便,要不今天晚上让桃子伺候你吧!”

杨凌感觉大脑一阵嗡鸣。

论姿色桃子自然比不上李安澜。

可这种事讲究的新鲜感和不同的体验,再喜欢吃的东西天天吃也有烦的时候啊。

万恶的封建社会,完美!

贤惠的妻子会主动帮丈夫纳妾。

想到这里,杨凌义正言辞道:“娘子,我们新婚不久,我怎么能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我心里只有你,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我们在一起就是为了做那种事吗?抱着你睡觉就是幸福。”

李安澜愣住了。

她说归说,可还是有些不舒服。

再大度的女人也不会随随便便让自己的丈夫睡别人啊!

桃子感觉被羞辱了。

丫鬟就没有尊严吗?就没有地位吗?

杨凌,欺人太甚!

等以后小姐有了身孕不方便的时候,憋死你!

姑奶奶就不给你!

桃子狠狠的一跺脚出去了。

杨凌闪过得意的眼神,嘻嘻……桃子早晚是我的。

可我现在要是那么随意,李安澜心中肯定有芥蒂。

作为资深海王要懂得什么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对一个男人来说,身体是本钱,每年早起锻炼身体,吃嘛嘛香。

腰好胃好,不用某宝。

……

愤怒的桃子拿着花灯来到黑风寨的小广场里,这里早就围满了寨子里的所有未婚少女。

人手一个制式花灯。

黑爆少女的二十文钱自然没有退。

想要退钱,把花灯退回来。

手绘和印刷体能一样吗?

黑爆少女自然不肯退,你们的千篇一律,只有我的是姑爷画的!

嘻嘻,万一姑爷看上我给姑爷当个妾也行啊!

大魏,女人是身份的象征。

只要你养的起,娶多少妾都没有人管。

但是普通人,只能有一个妻子。

只有王侯、权贵才能拥有一正妻、二平妻。

桃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黑爆少女今天有点婊里婊气。

要是知道黑爆少女打姑爷的主意,桃子宁可退钱也要把黑爆少女的花灯给踩烂了。

一盏盏花灯飞到空中,十分漂亮。

桃子的心情突然平静了下来,要不等小姐身子不方便的时候,我稍微拒绝一下就从了姑爷?

……

云州城,滕王阁。

有名有姓的才子、才女都聚集在滕王楼,等待一年一度的七夕诗会。

黑风寨花灯卖的沸沸扬扬,哪个富家少女不是七色系花灯?

在这点杨凌把女孩子炫富的心思拿捏的死死的。

但那些才子、才女还真没关注杨凌的《鹊桥仙·纤云弄巧》。

因为圈子不同。

暴发户是混不进才子圈,才子圈也不会去买花灯,都是自己写、自己画。

“王公子,今年的七夕诗魁首肯定是你!”

“张公子,您太谦虚了,我写的不行!”

“刘公子,你那句诗写的太好了。”

“滕王来了!”

一阵慌乱过后,才子们齐聚楼下恭迎滕王。

云州城是滕王的封地,滕王龙胤月十岁来到封地,今年刚刚十八岁。

文武双全,在云州城拥有非常高的声望,口碑非常好。

龙胤月是云州的实际统治者。

郡守张博、郡丞王宁、郡尉张杰陪着龙胤月来到滕王阁,云州城有名有姓的才子夹道相迎。

一盏花灯从空中落下,龙胤月随手接住花灯,看到上面写的诗词惊呆了。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龙胤月低声念诵。

接着他又看到了鹊桥仙的画。

“这灯笼哪里来的?”

张博、王宁、张杰三人也凑了过来,看着花灯上的那首诗一个个说不话来。

滕王阁前的才子们见龙胤月拿着一盏花灯惊叹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龙胤月苦笑道:“还选什么七夕诗魁?这首《鹊桥仙》一出,谁还有脸面写七夕诗?”

小说《大魏小郎君》 第12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