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原来你是太子妃
原来你是太子妃

原来你是太子妃 林浅笙 著

连载中 余幼容萧允绎

更新时间:2020-08-11 18:12:16
小说主角是余幼容萧允绎的小说叫做《原来你是太子妃》,它的作者是林浅笙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当今太子妃是个胸无点墨、不懂规矩的乡野村姑。太子爷却不赞同:“我家媳妇一把解剖刀,验得了死人,救得了活人。”谁知他刚说完这句话他家媳妇又掉了一个马甲,竟然是——九重宫阙,她为了他敛尽一身风华;皇权之上,他护着她除奸邪乱江山;;国家权谋爱恨百态,为你甘愿颠倒天下,覆苍生。众生皆苦,唯你最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余幼容自然不会将一个受伤的陌生男子带回余家,这三年来她在余家极其安分,就是不想招惹冯氏给自己找麻烦。

关于她的去留,三年间冯氏和余平的争吵从未停止过。

换做是别人早就羞愧的偷偷离开,然而余幼容却始终充耳不闻,三年前是因为无处可去。

现在留在余家是因为余老夫人的时日所剩不多。即便余家其他人再不待见她,余老夫人却是真心的待她好,反正她在这个异世也没什么亲人,当然要留下来守着余老夫人。

**

破旧的四合院里,余幼容熟门熟路的领着男子进了其中一间房间。

本以为没人住的地方应该密布蛛丝,铺满灰尘。可男子却发现这房间竟意外的干净,像是有人经常出入。

余幼容扶着男子坐下,随手拍了拍自己肩上发梢的雪,之后才抬头看向对面唇色惨白的男子。

“你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来。”

男子狐疑的打量余幼容两眼,想要动手撕开自己染血的衣服,手臂刚抬起便闷哼一声。余幼容头疼的扶额,今儿究竟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伤患全都被她碰到。

她上前一步,伸手在男子胸前比划了一下,“要帮忙吗?”

男子抬头注视她许久,长而密的睫毛上还挂着融雪,接着缓缓放下了手臂,意思是接受她的帮忙。

余幼容将药箱放到一旁掉漆的木桌上,打开,取出一把剪刀剪开男子的衣服,立即露出了胸前鲜血淋漓的伤口,她检查了下并未伤到筋骨。

只不过伤口比较深失血过多,加上天寒地冻,这人有些发烧。

她放下剪刀将床角的薄棉被抱过来盖在男子腿上,又转身去药箱里寻找接下来要用到的工具。

再次转过身便见男子拿出一支长颈白玉瓷瓶,正准备往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洒药粉,余幼容忍不住出声制止了他。

“这种治疗方法恢复极慢,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帮你缝合患处,不过我没有麻药,可能会很痛。”

余幼容说最后这句话时情不自禁回避了那人的视线。

因为她说谎了。

实际上她前几日刚刚根据麻沸散的组成研制出了一种新麻药。

除了曼陀罗花、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天南星六味药,还加了三钱羊踯躅、一钱茉莉花根、三分菖蒲。

药效她也早做过试验,虽然不能达到全麻状态,但基础的止痛还是能做到的。

按理来说同一个陌生人撒个谎而已,她应该脸不红心不跳才对,更没必要心虚,可她的身体却不争气的抢先大脑一步做出了这么个不打自招的反应。

“缝合?”

男子每次盯着余幼容的眼神既像是幽深寒潭,仿佛要将人卷入旋涡深渊般,又像是星星之火要燎尽她的伪装,将她这个人彻彻底底的看穿。

“对,缝合。”

男子盯着余幼容的双眼望了好一会儿,许是她的眼睛过于清澈分明,竟让他在恍惚间同意了。

缝合外伤对于余幼容来说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只不过缝合所用的线却花了她不少心思,虽然技术还不能达到可以跟皮肉溶解,但质量很棒。

让男子去床上躺下后,余幼容将酒精、棉花、纱布、镊子、剪刀、缝针、缝合线一一摆在旁边。

不给男子犹豫的机会。

止血、清创。

缝合、打结。

随着余幼容翻飞的十指,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干脆利落。

她将最后一个结上多余的线剪掉后,抬头便见男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顿时又是一阵心虚。

这人不会看出她不给他用麻药是在报复他刚才的挟持和取笑了吧?

冯氏总说她小家子气,实际上她也确实不怎么大度,但她却从不记仇,因为啊一般有仇她都是当场就报了。

“疼?”

“不疼。”或者说是她动作太快根本来不及疼,男子看了眼伤口上整齐的线结,又望着余幼容在他的伤口上撒药粉,缠纱布,最后将视线缓缓移向了她毛茸茸的头顶。

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看着男子的身体面不改色。

也不算面不改色,至少刚才他从她眼中捕捉到了一丝不自在,而后他又想起之前在巷子里见到的那一幕。

“你是大夫?”

余幼容“嗯”了一声,“也不算是,以前的邻居是位大夫,耳濡目染久了,自然就懂些皮毛。”

余幼容用的药粉是男子那支长颈白玉瓷瓶里面的药,那药的主要成分是三七,有止血、散瘀、定痛的功用。她又从药箱里翻出黄连,苦是苦了点,但是清热祛湿,泻|火解毒呀!

当然,她不否认这里面依旧有报仇的小心思。

男子吃了药后便沉沉睡了过去,合上的眼皮掩盖住眼底的阴鸷,竟让他看起来十分无害。

余幼容守着他到天亮,确定他烧退了,伤口也不再渗血才闪身走人。

**

这也就是她此时此刻为何会困到瞌睡的真正原因。

不检点三个字惊得冯氏的眼皮连跳了好几下,她张开嘴好半天才找回声音,“秦公子认识幼容?”

“是啊!她还扒了我的衣服。”

这名面若桃花的男子显然未意识到自己说了何等离经叛道的话,转向余幼容轻佻的眨了眨眼睛,继续道,“既然你看光了我的身子,是不是该对我负责?幼容小姐。”

靠,昨晚就应该让这人死的。白白浪费了她的氧气。

心疼。

男子的话使得冯氏包括花厅中的其他几人纷纷咳嗽起来,最后还是冯氏先恢复镇定,“没想到秦公子跟我们幼容还有这样的缘分。”

“缘分?”

那名叫思柔的少女这时又开了口,“河间府谁不知道我哥的那点事?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你们表小姐虽然目不识丁,城府倒是极深,竟然也爬上了我哥的床。”

她脸上的不屑较之先前更甚,“不过表小姐的算盘怕是打错了,我哥这些年虽流连花丛,却从未将谁带回去过。”

“你胡说什么呢?谁告诉你幼容小姐……”男子顿了顿,“爬上我的床了?”

小说《原来你是太子妃》 第003章 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