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棠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露水阴缘
露水阴缘

露水阴缘 杏仁酥 著

已完结 云凉玄墨

更新时间:2018-11-25 14:52:31
完结小说《露水阴缘》是杏仁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凉玄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七岁时一场灾祸,让我全村覆灭。我用自己作为交换,向鬼王换取他们十三年寿命。二十岁那年,那人又出现,告诉我,要么嫁他,要么死......一夜妥协,意外频生,诡事齐出,生死交缠,真心欲动,却发现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露水阴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我拼命地往院子外冲去,那个能说人话的黄鼠狼却阴冷地笑了一声对着我抬起了自己的尾巴。

一阵刺鼻的气味窜入了我的鼻子,我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顾老师跟林明镜他们找到了爷爷的家中,惊恐地看着倒在黄鼠狼群中的我冲了进来。

我四肢无力动弹不得,脑海中的意识也越发模糊。

黄鼠狼这种东西很是奇特妖异,在很多地方都被奉为家仙。小时候我曾经听爷爷说过,各种关于黄大仙的怪异故事,对这种东西一直很是忌惮,但是没有想到今日我竟然会落在黄鼠狼的手中。

爷爷显然已经把这个能口吐人言的黄鼠狼奉为家仙了,只不过没有让我知道而已。不然上次中秋之夜这个黄鼠狼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来到我家中劝说爷爷把我送给玄墨去换小风回来。但是据说家仙都是要照顾自己的供奉者的,可眼前这个黄鼠狼为什么忽然从爷爷的肚子里跳出来?难道爷爷就被这群黄鼠狼给害死的?还有,这群黄鼠狼口口声声要带我去见玄墨,难道是玄墨指使他们做的?

我心中涌起无法言喻的恨意,如果今日能够活下来,我一定不会放过玄墨和这群畜生的!

顾老师他们抄起了院子中的木棍和工具,不断地扑打着这群黄鼠狼,想要把我从它们的手中救下来,然而为首的那个成精的黄鼠狼却指挥着自己手下无数的小畜生,丝毫不肯后推。

我的意识越发地模糊,脑海里乱哄哄的,一会儿是爷爷勤劳的模样,一会儿是二叔二婶和小风,一会儿又是横眉冷眼的玄墨,最后那些身影越来越模糊,统统地变成了龇牙咧嘴地围着我的黄鼠狼!

我瞬间惊醒坐了起来,却发现这里凉飕飕的,根本不是我们家的院子!

鎏金的烛台嵌在坚硬的石壁上,烛台上面点着婴儿手臂粗细的白烛,火苗一跳一跳地映整个石室影影绰绰。我心中一阵慌乱,借着烛光我看见自己所躺着的正是一块冰凉的石壁,而这个房间里的摆设除了石头也别无其他。

我不是正在家中被黄鼠狼围攻吗?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奇怪的石室?我忍着害怕从石板上跳了下来,穿过了开着的石门,却恍然愣在原地。

这里仿佛是一个恢弘的大殿,比我所在的这个不知道大了多少倍。让我惊愕的不是这里的空间之大,而是一切仿佛都是黄金铺就,金黄色、泛着冷光的板砖让我眩晕,险些不敢下脚。再往前看,只见四根盘旋着五爪金龙的镶金大柱更是奢华无比地支撑着整个大殿。数步之外,汉白玉筑成的基台上,阶阶往上的御路中间雕龙刻凤,于缭绕的祥云之间栩栩如生。再往上,一身墨色龙袍的男子端坐在龙椅之上,然,如瀑的长发未束,矜贵之中是无尽霸道桀骜。

那人正是我的仇人,玄墨!

我心中翻涌起一阵恨意,恨不得即刻上前把这个杀了我爷爷的凶手杀死!

然而玄墨却好像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我,一双阴沉的眸子反倒是关注着站在大殿里的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丫头。

那丫头大概只有六七岁,很是瘦小单薄,穿的是短袖短裤,正仰头看着坐在龙椅之上的玄墨。

由于她背对着我,我并不能看清她的脸,但是朦胧之中却觉得这个身影很是熟悉。

我想要上前去质问玄墨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进这个大殿。我只好停下脚,先看看玄墨到底要对这个小姑娘做什么。

玄墨一双幽深的眸子盯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沉稳霸道的声音在大殿里响了起来:“你真的愿意救他们?”

那小丫头头上的两个小辫子跟着一阵晃动,点头脆生生地道:“我愿意。”

玄墨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光,继而敛了周身的气势,一步步地从台阶上走到了她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你换来的时间最多也只有十三年。”

小丫头没有害怕,伸手抓住了玄墨的衣袖,仰头道:“我不怕。我要跟爷爷在一起。”

玄墨眸中泛起了异样的光泽,施舍般地伸出修长的手,牵着她往大殿后面悬空的盘龙棺椁走去。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抱着那小女孩躺了进去,拼命地喊叫想要阻止,可是喉咙却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般怎么也叫不出声。

“云凉?云凉?”

顾老师急切的声音在我耳边急切地响起,旋即林明镜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掐她人中试试。”

随即我人中一疼,整个人都醒了过来。

“云凉,你醒了?”顾老师惊喜地看着我,又皱眉道:“这个村子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活人没有一个黄鼠狼到底一大堆。”

我瞬间惊坐起来,只见我依然在自己熟悉的家中顾老师,林明镜等几个同行的人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尤其是林明镜,脸上更是有几道血红的抓痕。而爷爷的尸体已经被抬到了旁边的小床上用床单盖了起来。

我颤抖着跪到了爷爷的尸体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爷爷真的是因为我而死的吗?是不是那天我乖乖地听玄墨的话不离开云家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云凉你节哀,老人家已经死了。”顾老师过来拉我,问道:“我们在村子里找了一圈,发现这个村子真的像是明镜说的那样,根本连个活人都没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还沉浸在爷爷死去的悲戚之中,一脸泪水地摇头。

顾老师跟林明镜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刚才你一直念叨着什么玄墨玄墨,这个玄墨到底是什么人?”

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跟顾老师解释。我也只是知道玄墨是一个鬼,而且好像还是那种地位超然的强大的鬼。

但是一直信奉唯物论的顾老师,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的,就像是我无法跟他解释为什么黄鼠狼会说人话而整个村子的人都消失不见极有可能是鬼做的一样。

方才在那个墓穴般的宫殿中发生的事情虽然像是梦境,可却又真实地可怕,让我有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恍然。

我暗暗握紧了拳头,微长的指甲嵌入了手掌一阵生疼。

如果那个梦境中的事情是真的呢?玄墨既然对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都能下手,那云家村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他做的!低头看到浑身尸斑毫无生息的爷爷,我心中涌起无法言喻的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