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光明圣史传

更新时间:2019-07-25 16:43:51

光明圣史传 连载中

光明圣史传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天使分类:玄幻主角:李维斯姬雅

独家小说《光明圣史传》是天使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维斯姬雅,内容主要讲述:宇宙。湛蓝就是她的颜色,这其中蕴藏着无穷的玄妙,也是那世间万物的起源,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在那条灿烂的银河中,有着一颗美丽的星球,那是无数生命的故乡。慢慢地拨开雪白的云层。风,就像一位慈爱的母亲,用她那温柔的臂弯,轻轻地拂拭着大地,传送着生命的气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凉的秋风吹了起来,由南往北的大道上正行驶着西拉克帝国的使节团。克里丝蒂娜公主一行离开卡利恩城后并没有直接返回西拉克,只是派了两名差使往西拉克报告结盟的情况,而这时,克里丝蒂娜公主一行正在北上休伊士王国的大道上。西拉克的使节团除了出使卡斯特罗外,看来还要出使休伊士王国。

华贵的马车厢内,克里丝蒂娜意态慵懒地背靠在舒适的金丝软枕上,漫不经心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她眼中的神情复杂,心里不知在想着些什么。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王帝斯突然进到了马车厢里来,打断了克里丝蒂娜的思绪。

王帝斯的眼睛里此时迸射着情火。他刚一进马车,便靠了上来,迫不及待地,一把将美丽的西拉克公主搂在了怀中。紧接着他便埋下头去,很熟练地寻找到了克里丝蒂娜那对娇艳的双唇,如饥似渴地痛吻起来。克里丝蒂娜只是对王帝斯的举动稍稍做了一点反抗,接着便全完配合了他的动作。于是乎两人在马车里上演了一段精彩的**热吻。

**缠绵过后,克里丝蒂娜挡住了王帝斯那双正要采取更近一步行动的双手,并用力地将他推开了。她娇声喘息了一阵,嗔斥道:“王帝斯,你是越来越大胆了!”

王帝斯用手指轻轻地拭了拭那因激吻而残留在唇角的唾液,不以为然地笑着说道:“呵呵!随行的都是我的心腹,我有什么好怕的。”

克里丝蒂娜望着自鸣得意的王帝斯冷笑了两声道:“王帝斯,你有什么好威风的。别忘了你才败在了雷特大帝的剑下……”

性格刁钻的克里丝蒂娜一开口便说到了王帝斯的痛处。虽然败在了绝代强者“剑帝”雷特的手下,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相反对于一名剑士来说,能与大英雄雷特大帝交手,便算是值得骄傲的事了。但对于这位心高气傲的西拉克帝国“七神将”来说,败给了雷特大帝,就像是梗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

王帝斯俊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面对心上人的嘲讽,大感不是滋味,他冷哼了一声,反驳道:“克里丝蒂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是也一样失败了吗?”他这句反驳的话,还带着一股酸溜溜的醋味。王帝斯此言指的正是克里丝蒂娜对李维斯用的美人计。说到底,在马车里的这对男女都是卡利恩之行的失败者。

“哼!”克里丝蒂娜娇哼了一声,想到李维斯,不由得又勾起了她心中的怨恨之情,她的脸色也随即变得难看了起来。

“哈哈!让我说中了吧。”王帝斯见状,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

“……”

“宝贝儿,还是让我来好好安慰你吧!”

这时,王帝斯趁着克里丝蒂娜沉默不语,再一次将她拥入怀中,刚刚享受了那销魂蚀骨的滋味的他,乐此不彼,又想要强行索吻。但这一次克里丝蒂娜奋力推开他,同时正色道:“好了,王帝斯,你快给我回到你的马上去吧!别忘了我们到休伊士王国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怎么,你现在就已经开始在打休伊士王国‘双子星’的主意了吗”

被拒绝后的王帝斯,心中忿忿不平,不觉又出言相激。他口中提到的“双子星”是休伊士王国的两位王子。他们是孪生兄弟,相貌相同,不仅是年轻英俊的美男子,而且一个是出色的魔法师,另一个是出色的剑士。因此休伊士王国的“双子星”是大陆上著名的王子。

“王帝斯,我劝你最好别拿父王的大业来开玩笑,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克里丝蒂娜似乎真的生气了,她说话的神态中竟流露出了西拉克王马达姆的那种霸者的气魄。王帝斯一时间被震慑住了,乖乖地退出了马车,骑上马继续领队赶路。

赶走了王帝斯后,克里丝蒂娜紧闭着双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李维斯的面容。不可否认,李维斯的确是一位很吸引她的男子。可是小气的女人往往是不可以得罪的,特别是像克里丝蒂娜公主这样身份高贵的女人。克里丝蒂娜恨咬着银牙,心中暗自发誓道:“李维斯,你给我等着瞧吧。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里的。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欠!”

李维斯无端地打了一个喷嚏,身在卡斯特罗皇宫里的他还不知道他正被克里丝蒂娜公主这样一个美丽的坏女人诅咒着。今天他独自在练武场苦练了一天的剑技,但对于三绝剑中“碎空斩”的领悟,却是依旧没有什么进展。他本打算晚上溜出皇宫去,到酒店找老板娘娜塔莎喝酒解闷,却突然接到了皇宫大总管赫格尔的传话:“大皇子殿下,陛下在寝宫召见你。”

“盟约也顺利结成了,父皇找我还会有什么事吗?”李维斯心里嘀咕着,慢步来到雷特大帝的寝宫。雷特大帝和皇后卡特琳娜正安静地等着他。

背靠在座椅上的雷特大帝的神情显得有些疲惫,他轻咳了两声道:“咳……皇儿,你来了……”

李维斯见状关问道:“父皇,你身体不是吗?是否因为国事烦忙,操劳过度了?”

雷特大帝微微叹了口气道:“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那天和那名叫王帝斯的年轻人比了比剑,身体就不太中用了。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父皇陛下,你受了伤?”李维斯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呵!”雷特大帝微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个年轻人的剑技很不错,不愧是‘剑圣’的弟子。但他还没有能力伤的到我。皇儿,如果换成和他交手的人是你,你有把握取胜吗?”

李维斯闻言,不禁俊面一红,心中好不尴尬,愣了半晌才又问道:“对了,父皇,你召见儿臣来到底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为你分忧?”

雷特大帝身旁的卡特琳娜欣慰地笑道:“李维斯,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你从不会辜负你父皇和我的期望。”

“母后,请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李维斯谦虚了两句后,又躬身说道,“父皇,有什么事就请你吩咐儿臣吧。”

雷特大帝和卡特琳娜互望了一眼,彼此间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后。雷特大帝缓缓地开口对李维斯道:“李维斯,我今天召你来,是要向你宣布一件事:我决定将卡斯特罗的皇位传给你……”

“啊!”李维斯心中一怔,这比上次雷特大帝命他领兵出征的事更令他意想不到。自己的父皇竟会提出要自己继承皇位,此事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他愣了半晌才开口道:“父皇,你的身体还那么安康,关于皇位继承的事并不用急于一时啊!”

“咳……咳咳……”雷特大帝靠在大椅上,单手捂住胸口。他的脸色又添了几分苍白,只听他静静地道,“当年我与‘黑暗邪神’作战时所受的创伤直到现在仍无法根治好。我这身体是一天比一天不行了……”

李维斯见到雷特大帝流露出英雄迟暮的神态,不由心中黯然,开口道:“父皇,您是万众敬仰的大英雄,天上的神明也会庇佑你的,我相信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只要是生命,便总会有终结的一天,这是恒古不变的规律……”雷特大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的神色,他顿了顿又郑重其事地对李维斯道,“皇儿,我希望在我百年之后,你能继承我的皇位,好好统治整个卡斯特罗帝国!”

“父皇陛下,我……”李维斯面呈难色,心中反复思量。他深知要做一国之君,统治一个国家,绝不是什么轻松好玩的事,而他生性喜欢自由浪漫,无拘无束的生活,单是这一点,他便断定自己不是当国君的料子,因此他亦不想当这个卡斯特罗的皇帝,于是沉了沉道:“父皇,可是我并没有卡斯特罗皇家的血统。这个皇位将来应该由皇弟阿富鲁特他来继承才对。皇弟他的学问和人品都在我之上。我想他将来会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的……”

李维斯并非是雷特大帝和皇后卡特琳娜的亲生儿子,他只是二十年前,雷特大帝和卡特琳娜同众勇士打败“黑暗邪神”之后,从一片神秘的废墟中抱养回来的婴儿,而关于他的身世,却只是一个迷。

这时候,卡特琳娜美目一闪,满怀深情地道:“李维斯,我亲爱的孩子,我和你父皇早就把你视为我们亲生的儿子了。”

雷特大帝也接着说道:“皇儿,这是一个强者的时代,只有强者才能统治军队,维护帝国的和平。你上次领兵出征便已证明了你的能力,也得到了各位大臣们的认同。而阿富鲁特他的品性虽然善良,但他的性格却太过于懦弱了。”雷特大帝说到这里,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经过“光明圣战”后,人们都很清楚,这个时代需要强者,而身为皇子的阿富鲁特因为天性所制,从小便喜爱学术和文艺。雷特大帝虽是一位伟大的英雄和英明的帝王,但他却和平常人家的父亲一样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阿富鲁特,有着过多的溺爱与放任,从来不逼迫他学习剑技和治国韬略。而如今他只好把皇位继承这一重任交托给自己的养子李维斯。于是他接着说道,“皇儿,正因为如此,你才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这是我和你母后再三商讨的结果,我希望你不要推辞!”

“父皇、母后……”

李维斯望着雷特大帝和卡特琳娜,想到他们对自己多年的养育之恩和对自己寄予的厚望,不觉感到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整个气氛都僵持住了,足足过了两分多钟,雷特大帝才缓缓地开口打破沉默道:“李维斯,关于皇位继承之事,我暂时不会向众人公布的。我给你时间,你可以好好回去考虑一下。我和你母后都相信你不会令我们失望的……”

“那么请父皇您保重身体,儿臣告退了。”李维斯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向雷特大帝和皇后卡特琳娜行了一个礼后,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雷特大帝的寝宫。

李维斯独自大御花园内徘徊着,雷特大帝和皇后卡特琳娜一心想要他继承卡斯罗特的皇位,但性格洒脱的他从来就不愿去担负什么责任,而他对皇位根本并没有半点兴趣,若是要他做自己不愿意的事,那比要他的命更惨。可是自己如果是断然拒绝了皇位的继承,那将会辜负父皇和母后对他的寄予的厚望。自己该怎么办?李维斯在心里反复问自己。可是却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不禁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嘿,殿下,我正想去找你呢!”哈特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拍了一把正在走神的李维斯。

“哈特,是你啊。”李维斯醒过神来,见到是哈特,不觉问道,“我说哈特,你晚上不用值勤的吗?”

“嘿嘿,我是偷溜出来的。”哈特狡猾地笑道,“殿下,我闷得无聊,正想找你喝酒。”此时提到喝酒解闷,正合了李维斯的心意,他拔了一把额前头发道:“那好吧,就到我寝宫里去吧。我还留着几瓶‘莫非斯’红酒,现在正好用来解闷。”

“嘿,那就快走吧,免得被艾雷亚那家伙发现了。”哈特急急地嚷道。李维斯摇头笑了笑,便同哈特回到寝宫。

“嘿,怎么没有见到丽娅啊?”哈特一进门便四下张望,他来这里除了喝酒这外,另一个目的便是为了可爱的侍女丽娅。

“丽娅应该是到皇弟那里学提琴去了,可能过一会儿回来吧。”李维斯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接着从藏酒的橱柜里翻出几瓶上等的“莫非斯”红酒,放在了圆桌上。

“哇,真是‘莫非斯’红酒!”哈特见到他从前根本看都别想看到的名酒,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时也忘记了心里惦记的丽娅,伸手抓过一瓶酒,咬开瓶塞,抱着酒瓶便仰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他只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候,就将一瓶“莫非斯”红酒全部吞到了他的大肚皮中。

“啧~真是好酒。味道太美了!”哈特一边赞叹着,一边用手指沾拭了嘴角上溢出的红酒,放到口中贪婪地吮吸着。名贵无比的“莫非斯”红酒,让哈特这样一个喝法,实在是一种糟蹋,但李维斯也没有去在意哈特那副熊样,只是心不在焉地自斟自饮。

过了没多久,哈特见到李维斯一直闷声喝酒却不说话,反应迟钝的他也感觉到李维斯心事重重,不觉开口问道:“我说殿下,你怎么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啊?跟你认识这么久了,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

“我父皇今天召见我。”李维斯又默默喝下了一杯酒后,才道:“他要我继承卡斯特罗的皇位……”

“噢~我的天啊!”哈特闻言,惊奇地瞪大的眼睛,激动地道,“李维斯,这事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哈哈!想不到你要做卡斯特罗的皇帝了。来!干杯,我们庆祝一下。”哈特说话间手舞足蹈,高兴的就好像是他自己要当皇帝了一般。

“可是我并不想继承这个皇位……”对方竟然一点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心情,这让李维斯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转问哈特道,“哈特,你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当皇家近卫骑士的感觉不错吧?”

“嘿,伙计,别提了!”哈特吁了一口气,一说到他自己,顿时也郁闷了起来。他大肆抱怨道,“我以前以为当什么皇家近卫骑士很威风,谁知道每天要穿这么难看的制服,规矩多得要死。每天还要站岗值勤,无聊的要死,还有最讨厌的就是艾雷亚那家伙。他仗着是我的顶头上司,老是拿我开骂。特别是上一次,竟然罚我去洗厕所……”

李维斯听完哈特的述苦后,又喝一杯酒后说道:“哈特,现在你也明白到我的感受了吧?”

哈特似已被激起了同感,他叹了口气又道:“唉~说实话,我还真怀念以前在城里私混时,天天喝酒、打架的日子,还是以前的生活过得自由自在……”哈特述了一番苦后,又与李维斯连连干了数杯酒。因为酒精的作用,二人均萌生了醉意。

“呃!”哈特打了个酒咯,酒气蒸红的大脸,“殿下,我有个主意:我看不如我们又溜出皇宫去吧。”他顿了顿又接着道,“嘿,这次我们走远一点,去做一次长途的冒险旅行。我一直都想去外面闯荡一番,说不定能遇上什么奇遇。呃~李维斯,好伙计,你说我这主意怎么样?”

“嗯……”

李维斯似乎被哈特的提议打动了,他摸了摸鼻梁思考着,这的确是个诱人的提议,自己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想法,现在难得有哈特这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正好出去做一次长途的冒险旅行。但转念一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了,怎么像自己的父皇和母后交待?

这时,哈特见到李维斯有些动心了,便又趁热打铁地鼓动道:“殿下,不如我们趁现在就走吧。你不是不想当皇帝吗?只要我们离开卡利恩城,你不就可以不用继承皇位了吗?”

李维斯心想:如果自己真的离开了卡利恩城,父皇可能会有些生气,但他也只好让皇弟阿富鲁特来继承皇位,那自己便不用担负这个重任了。他忽又回想起,自己在西马莱城时曾做的那个亦真亦幻的梦境,想到自己未知的身世之迷,他心中不由泛起想去寻找自己亲生母亲的冲动。

“李维斯,你觉得怎么样?”哈特又催问道。

李维斯低头凝望着手中的玻璃酒杯,他用手轻轻地摇晃着,那杯中的红酒旋转荡漾开来,伴随着杯沿上滑落下来的酒滴,融会成一片绚丽的红潮,顿时引发了他一阵遐想。生命究竟要如何才能变得更美丽?自己是否应该去寻找这一答案。想到这里,李维斯终于下了决定,他抬头对哈特道:“好吧,哈特,我们现在就走!”

“哈哈!太好了,我这就去收拾一下行装,立刻出发。”哈特兴奋的跳了起来。

“王子殿下……”

侍女丽娅突然间从门外闯了进来,原来她从阿富鲁特寝宫学完提琴,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哈特与李维斯的对话。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她听到李维斯说要离宫出走,于是忍不住涨红着小脸闯了进来。她急急不安地惊呼道,“殿下,请……请您不要这么做。你若是走了,我怎么向陛下和皇后交待……”丽娅说着双眼发红,急得就要哭了出来了。

李维斯和哈特见到突然闯进来的丽娅,不由得都愣住了。李维斯望着前些天才和自己发生了亲密关系的丽娅,不由面呈难色。而哈特竟又向他提议道:“嘿,我看我们不如带上丽娅一起走吧!”

其实哈特打从第一次见到丽娅便喜欢上了她,在皇宫当差的这段时间,他都找机会接近丽娅,只是丽娅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了他。不过这更加大了哈特对她的喜爱之情。所以他现在便提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李维斯闻言,心想自己若真的要走,也不能仍下丽娅这个服侍了自己多年的侍女,带她一起走,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于是上前抓住丽娅的双肩柔声道:“丽娅,我是决定要走了。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殿下,我……”丽娅瞪大了一双乌黑的圆眼睛呆望着李维斯,她心中一阵忐忑不安,对她来说,跟随王子殿下出走,是一件多么胆大包天的事。那是她打死也不敢做的事,但如果不跟李维斯走,却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李维斯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丽娅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最后终于鼓起勇气道:“只要能跟着殿下您,去哪儿我都愿意……”

哈特兴奋地拍手笑道:“太好了,我们趁天黑,现在就走吧!”

……

李维斯和哈特带同了丽娅,偷偷地溜出了皇宫,穿过夜幕,悄然离开了卡利恩城。

“哈!”哈特撑开双手长舒了一口气道:“现在终于自由啦……”

这时候,前面不远处的树林内,步出一个威武、高大的人影,那人正是卡斯特罗皇家近卫骑士团副团长艾雷亚。艾雷亚手里提着精铁骑士枪,突然出现在了李维斯、哈特和丽娅三人的面前。

李维斯和哈特见到了艾雷亚都为之一怔,而丽娅更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姑娘一样,畏缩到李维斯身后。艾雷亚抬眼望着李维斯,用微微责备的语气道:“殿下,你是否太任性了点儿,竟做出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来……”接着他又对丽娅道,“丽娅,你一直都是很乖的姑娘,为何这次竟也这么大胆妄为?”

“艾雷亚大人,我……”丽娅羞低着头,却答不上话来,哈特此时还想掩饰道:“嘿,我说大人,我们只是晚上出来散散步而已……”

艾雷亚哼了一声,打断他的话,厉声喝道:“哈特,你给我住嘴!你身为卡斯特罗皇家近卫骑士,不仅擅离职守,竟还斗胆怂恿王子殿下离宫出走,你可知道该当何罪!”

“哼!艾雷亚,你这家伙老是摆一副臭架子,我早就受够你啦!”哈特被艾雷亚一骂,忍不住怒气也暴发,他大喝一声向艾雷亚扑了上去,“我今天就要出这一口气!”

艾雷亚面对来势汹汹的哈特,全然无惧,他手腕一抖,转动骑士长枪,使出一股巧劲,哈特冷不防被枪柄绊住,脚步不稳,一个踉跄,人已被弹得坐倒在地上。

“可恶!”

哈特被艾雷亚一击挫败后又羞又恼,从地上爬了起来,拔出腰间的短剑,又向艾雷亚扑了上去。艾雷亚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骑士枪一扬,便和哈特斗了起来。丽娅见到二人兵戎相见,吓得惊呼道:“艾雷亚大人,请你们不要打啦!”

艾雷亚舞动长枪,以长制短,以哈特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轻松接下哈特十多剑猛攻后,枪势一变,挑飞了哈特手中的短剑,紧接着枪头已不偏不移地抵在了哈特的咽喉上了。

哈特心中虽然不服气,但奈何技不如人,他涨红了大脸,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而这时,一直默默不语的李维斯却是开口道:“艾雷亚,是不是一定要打倒你,我才能走?”

艾雷亚收回长枪,耸了耸肩膀说道:“殿下,如果你使用‘三绝剑’,我怕不会是你的对手……不过,我看殿下最好还是随我回宫吧。”

李维斯听了艾雷亚的话,心想他只是孤身一人来阻拦自己,心知此事大有转机的余地,于是解释道:“艾雷亚,你的好伙伴,你有所不知,父皇和母后今天召见了我,他们一心要我继承卡斯特罗的皇位……我是迫不得以才这么做的。”

艾雷亚微微一愕,原来他只是暗中发现李维斯离宫出走,才只身前来阻止,当他听了李维斯的话后,才明白李维斯要出走的原因。他和李维斯自**好,对他的性格了解甚深,知道他不愿继承皇位的苦衷。艾雷亚沉半晌后说道:“李维斯,就算是如此,你也不应该这么做。这样是在逃避责任……”

“不!”李维斯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暂离开卡利恩城一段时间。现在西拉克刚和卡斯特罗结盟,我相信以后的日子都会相安无事的。况且皇弟比我更适合继承卡斯特罗的皇位。而我也可以借这次旅行的机会去寻找我的亲生母亲。”

艾雷亚听了李维斯的述说,感觉他的话不无道理,但自己身为卡斯特罗皇家近卫骑士团的副团长,如果让王子殿下就这般离宫出走,那就等于是自己疏于职守,对于艾雷亚这样一个从小受严格教育,忠于是卡斯特罗皇室的优秀骑士来说。这样的错误是绝不能犯的。他不觉再望向李维斯、哈特和丽娅三人,斥问道:“你们真的一定要走吗?”

哈特心已是豁出去了,他拿出前做小混混地的无赖性格,摊着双手,摆出一副看你能把我怎么招的样子,大嚷道:“我不管啦!这个皇家近卫骑士我是不干了,大不了你把我抓回去治罪得了!”

“艾雷亚,大人……”丽娅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她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但此时她心中却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视死也要跟随在李维斯的身边,于是咬了咬银牙道:“只要王子殿下去哪儿,我便跟着去哪儿……”

艾雷亚的眼光最后落到了李维斯的身上。李维斯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但他坚毅的眼神却已将他的心意表达的很清楚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艾雷亚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我身为卡斯特罗皇家近卫骑士团的副团长,我应该负责王子殿下的安危,所以就让我跟你们一起上路吧!”

哈特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笑道:“哈哈!艾雷亚,你这好样的家伙!”他此时对艾雷亚的怨气已是一古脑儿全消了。丽娅紧绷的心也是松了下来,而李维斯心中更是一阵感动不已。他深知艾雷亚在朋友情义和对卡斯特罗的忠心二者之间毅然选择了前者。于是他步上前去,与艾雷亚紧紧地握了一个手后道:“艾雷亚,谢谢你的支持,你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艾雷亚也是微微一笑,他和李维斯之间那份真挚的友情,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李维斯回身向皇宫的方向望了一眼后,慢慢地转过头来说道:“我想说的是,只要父皇和卡斯特罗在任何时候需要我,我都会回来的!”

李维斯抬头望着北方天空上那明亮的北斗星,遥想前路一片茫茫,心中憧憬着未知的旅途,向众人挥了挥手道:“我们上路吧!”

夜幕在夜空下无限地扩张,李维斯或许不会想到,他这次的冒险旅程,将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卡斯特罗皇宫最高的观景阁楼上,雷特大帝与卡特琳娜正凝神远望,目送着李维斯的离去。他们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结果了。

“李维斯走了……”

雷特大帝微微叹了口气,李维斯以出走的方式,拒绝了自己让他继承皇位的要求,雷特大帝心中显得有些无奈。

“是啊,这孩子还是有一点任性。不过他很像年轻时候的你……”卡特琳娜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挽住了雷特大帝的手臂,轻轻地将头靠在了自己肩膀上,怀满柔情地说道,“雷特,你还记得我们当年和伙伴们一起经历冒险的事情吗?”

“李维斯还很年轻,或许经过一番磨练之后,他会渐渐成长起来的。”雷特大帝的胸襟何等的开阔,此时已不再为李维斯放弃皇位继承的事而感到宛惜。

卡特琳娜微笑着说道:“我也希望李维斯会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物,就让我们一起为他祝福吧……”

雷特大帝低头沉吟不语,卡特琳娜见状,不禁问道:“夫君,你在想什么呢?是西拉克帝国的事,还是关于上次夜袭者的事件?”

“近十年来,大陆上屈起的一个叫艾辛本教的组织已经发展的非常壮大了。如今艾辛本教的教徒们在大陆各地的活动非常的频繁……”

“夫君,你怀疑上一次的夜袭者与那个艾辛本教有关?”

“艾辛本教表面上看是一个很正常的宗教组织。但他们的内部组织非常的神秘。我曾经让奥塞斯着手调查过关于艾辛本教的事,但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艾辛本教终究是异教,现在他们如此坐大,难道说圣教廷对此事就一点都不过问吗?”

“宰相安东利奥上一次出使休伊士王国,带回来了的消息。圣教廷的老教皇亚利山大十八世病逝了,新任的教皇非常的年轻。不知他能否担此重任。唉……‘神圣同盟’解体了这么多年,圣教廷对整个大陆的影响力早已是大不如前了……”

“夫君,你这个心操得也未免大了点吧?对于圣教廷的事,我们根本无法过问。只希望卡斯特罗眼下的和平盛事能保持不败,便已经很不错了。”

雷特大帝在与卡特琳娜交谈一阵后,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黑暗的夜空中,低声说道:“我感觉到有一股黑暗势力在暗中作祟,企图扰搅欧亚罗大陆的和平……”

卡特琳娜闻言望着雷特,自己丈夫那心怀天下,泽被万物的胸襟让她又敬又爱。她回想起两个多月前在卡利恩城出现的那名神秘红女子和诡异的黑袍男子,心中泛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不觉开口道:“我现在也不觉开始相信,巴尔扎克老师的预言是真的。欧亚罗大陆新的历史即将展开了。”

“只怕对于大陆的人类来说,那将又会是一场灾难……”雷特大帝也说出了他心中的担心。

“雷特,不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一起去面对的!”卡特琳娜说着,将雷特大帝的手臂挽得更紧了。

雷特大帝深情地望着卡特琳娜,他的心中已开怀了许多。命运的齿轮是不会被任何力量所阻挡的。或许新的历史巨轮将会欧亚罗大陆现有的一切无情地碾碎,甚至包括现有的和平。但他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勇敢去面对未来……

小说《光明圣史传》 第18章出走!未知的旅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耽美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